本文转自:河南日报濮阳极限运动走进学校

本文转自:河南日报濮阳极限运动走进学校。雷乃益 摄□本报记者 黄晖9月下旬,2022年全国青年BMX自由式锦标赛以及我国BMX自由式联赛第一站竞赛相继在濮阳举办,不到14岁的濮阳姑娘乔依琳先后在两场赛事中夺得青年女子组银牌和金牌。这个本来习练杂技的孩子,在飞旋的小轮车上为自己的人生打开了另一种或许;而她日子的这座城市、杂技之乡濮阳也在时代变迁中打开了另一片打饥荒,焕宣布热情四射的“极限生机”。杂技艺术爆发“极限生机”9月20日,濮阳杂技艺术学校。训练馆巨大的U型池内,脚踩滑板、轮滑鞋的男女学生上下络绎;而在一墙之隔的另一间训练馆,传统杂技道具随处可见,几十名学员正在操练钻火圈、抖空竹……杂技艺术的传统魅力与极限运动的热情生机在这一刻唱和照应、情景交融,令人击节。濮阳杂技的根由,听说可上溯至《诗经》的时代。而让濮阳杂技走上与极限运动交融立异开展之路的,则是一段“奥运缘”。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以及攀岩、冲浪、滑板、小轮车等极限运动项目被列入东京奥运会正式竞赛项目后,国家体育总局在备战过程中提出跨界跨项选材新途径,打破项目和时节限制,从全国范围内选拔运动员,为我国冰雪运动和短板项目弥补新鲜血液。因为杂技与冰雪、极限运动项目同属“技术主导类”项目,杂技之乡濮阳水到渠成地成为我省参加跨界跨项选材、备战奥运的生力军,濮阳杂技也由此与极限运动结缘,迈上交融立异开展之路。濮阳市极限运动服务中心主任翟辉介绍:“依托杂技这一传统优势,濮阳大力推动‘体育+杂技’的立异开展形式。在尊重运动项目监犯和规则的前提下,发挥杂技演员在力气、平衡、柔韧、和谐,特别是技巧方面的‘先天优势’,在跨界选材范畴抢占了先机。”